梦精爱:梦中的女人_梦蝶_梦野久作の少女地狱_梦野久作の少女地狱

发布时间:2022-01-25 21:02:43 编辑:本站作者 来源:admin

梦精爱我敛眉,暗暗嘲讽自己,他从来不把你放在心上,早就知道不是么?叶子秋突然停下脚步,我满怀心事的差点撞上他。“知道这里是哪儿吗?”叶子秋指着前面的华丽堂皇的建筑。这里的人群几可媲美大本钟那的。我有些局促,这么多年只是抱着对大本钟的一腔热爱,附近的建筑真的没有查阅,就是:梦中旅行也是临时决定。一时间我有些傻眼。“西敏寺。”叶子秋的声音还是淡淡的。“你来过?”我好奇他怎么会知道。“我不会白痴的来一个地方都不会查资料。”我无语,某人不变得还有毒舌。“西敏寺是许多人定情的地方。也是许多人结婚的地方。”叶子秋话音刚落,我心里轰然一声,望着眼前的女人洁白的哥特式建筑,似融进了教堂的风格。那么一瞬间,我以为他是故意的。然而马上否定。不可能的,叶子秋从未爱过我!“风挽歌,你记得当年你说过十年之后你有钱了要养我吗?”叶子秋又是很平淡的讲。对我就不再那么平淡,那有多久远了。“时光已逝,我已不再,况且你也说过,我们只是_梦蝶友。”我苦涩的答。叶子秋皱了皱眉。他自出现以后,一直很平静。但却可以轻易的打碎我的平静。沉默良久,叶子秋说:“喝一杯如何?”“好……不过这个时间……”我看看腕表。“带你去玩。”叶子秋笑起来,扯着我的手离开人群。冷不防的叶子秋牵住我有些错愕,这算什么?他的手上有厚厚_梦野的茧,硌的人心惊。唯一的记忆里,那双手骨骼分明,略微汗湿,不想十多年后重新执起,惊心。我心疼的摩挲了一下他的掌心,他回望,眼神深邃如海复杂难明。而我惊叹般跳了起来,在威敏斯特桥上观望大本钟,更是别有一番风情,我神经一样拿出手机狂拍,甩开了叶子秋的手。没办法,不想面久作の对那样的眼神。遇到叶子秋,再不能无畏的勇往直前。叶子秋含笑看着我,直到我拍无可拍,我不知道叶子秋怎么会对这一块这么熟。他那两年在哪?手上的老茧他不说我也不想问。下午累得不行,我要求我回去休息,晚上在一起出来玩。叶子秋无视我的抗议,冰山一样跟了过来。我满心苦涩。为什梦精爱:梦中的女人_梦蝶_梦野久作の少女地狱_梦野久作の少女地狱
少女地?为什么我那么多年追逐你的时候逾越走越远,当我终于要放弃时,以这种姿态闯入我的世界。伦敦的酒吧较国内开放,我还是不太习惯这种环境,叶子秋这种精神洁癖居然脸不红心不跳,我有些意外。我晃着手里的鸡尾酒,在重金属音乐中欣赏着灯红酒绿,纸醉金迷,欣赏着对面英俊的男人。“我狱_梦记得你的酒量烂的。”我抿了口酒。“现在依旧很烂。”叶子秋灌掉半杯。“我还记得当年你一条个性签名:多年以后,我提着老酒,你还是老友,一醉方休。”“呵呵,这么多年了。”叶子秋闲晃着杯子。我一口将酒喝完,或许是太过心酸,以致于酒辣的呛眼。叶子秋毫无疑问的比我先倒了,我晕野久作晕乎乎地只知道将他拖走。费了好大力气拦到的士,把叶子秋塞进去,那么问题来了!把他送去哪?我的头脑开始清醒,无语的报了自己的酒店。“挽歌……挽歌……”叶子秋小声呢喃。我以为他不舒服,后来才听清他叫的是我的名字。那一刻笑命运凉薄,给我一份不容易放下的感情,在好不容易抛の少女之时,再残忍的塞回。凌晨一点,我看着叶子秋的睡颜,觉得命运捉弄人,来伦敦是为了抛开叶子秋的影子,就在第二天就看到了本尊。“挽歌……等我等我超过你的那天……”“挽歌,对不起……”我白痴般的看着叶子秋,不造这是什么逻辑。“嘟……嘟……”手机的声音响起,我抓到手机离他远地狱些。“喂,挽歌姐,风远集团的竞标五天后开始,我觉得你最好回来一下。”小姚的声音有些许歉疚。“好。”我挂掉电话,为了有一个离开叶子秋的理由舒了口气。凌晨七点,我收拾好包裹,在床头贴一张便利贴:叶,公司有事,先走一步,再见!叶子秋睡相严谨,板板正正,而我踏上返程的飞机

原创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唯美村立场。系作者授权96KaiFa源码发表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
相关文章 ARTICLE